你好,欢迎来到冀东在线
首页 > 新闻 > 经济;
农产品价格起伏不定 山东土地流转风险浮现
2014-06-30 17:19:47 来源: 冀东在线 作者:王亮

冀东在线核心提示:     由于过了最佳采摘期,郑泉然种植的有机菜花至少有15万斤已用旋耕机打到了地里 张家然 摄  ◆导报记者 张家然 商河报道  “承包村民的土地进行农产品种植


  

 

  由于过了最佳采摘期,郑泉然种植的有机菜花至少有15万斤已用旋耕机打到了地里 张家然 摄

  ◆导报记者 张家然 商河报道

  “承包村民的土地进行农产品种植,就像是一局合法的赌博。”27日,济南市商河县龙桑寺镇郑家村党支部书记郑泉然,这样向经济导报记者描述他参与农村土地流转近一年的感受。他表示,自家以前经营的面粉厂因为设备更新费用太高而关闭,承包村民土地是一件在他心里不断“打鼓”的事。目前他承包土地共有170多亩,其中有机菜花种植面积120多亩,由于月初菜花采摘季节价格遭遇“滑铁卢”,损失20多万元。政策鼓励之下,农村土地流转蔚然成风,但其经营运作在部分区域却简单粗放。据导报记者了解,与郑泉然有类似遭遇的大有人在。商河县贾庄镇承包大户王洪亮同样种植有机菜花,与郑泉然一样损失惨重;贾庄镇郑家村300亩香葱由于价格太低而无人收割,土地承包商“人间蒸发”。“按目前的承包费标准计算,土地承包商种植粮食作物可能难以回本。种植高附加值的经济作物,必须充分摸透农产品的市场需求以及价格规律,降低逆市种植的风险。”山东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张清津28日告诉导报记者,土地承包商遭遇市场困境是市场经济下的正常现象。农村土地流转是大趋势,但经济作物价格波动大、粮食作物价格低也是目前农产品市场的一种现状,土地承包商必须具备敏锐的市场警觉性,农户对土地流转也应该持谨慎态度。

  菜贱伤人

  “天气比较适宜,加上管理到位,今年有机菜花收成不错,120多亩地的产量在50万斤左右。前期每斤价格在1元左右的时候卖了一部分,加上后期媒体帮忙销售的20万斤,最后至少还剩下15万斤。由于过了最佳收割期,已经用旋耕机打到了地里。”郑泉然向导报记者介绍说。

  据介绍,郑泉然承包土地后,便到山东省农科院附近的种子市场选择种植品种,初步定的是种植菠菜。菠菜种植方法简单,对于种地“门外汉”的郑泉然而言,没有技术门槛;其次,种植菠菜的成本比较低,即使遇到市场或收成问题,也不会觉得太可惜。

  但某有机菜花种子销售人员告诉郑泉然,去年有机菜花种植户都挣了大钱,建议他选择有机菜花,这让郑泉然心有所动。

  经朋友介绍后,郑泉然认识了有多年有机菜花种植经验的王洪亮,双方顺利敲定合作形式:王洪亮提供有机菜花幼苗,并且负责收获后有机菜花的销售;郑泉然前期先付一半幼苗钱,菜花销售后支付剩余款。

  在山东宁阳、陕西三原、河北永年等菜花主产区,由于去年行情好,菜农纷纷增加了种植面积。但饭店餐馆消费能力下降,需求没有大幅增加,致使今年价格不断下行,菜农都在贱卖。

  “价格跌至几毛钱(一斤)后,差价的空间就被挤得很小,所以菜花价格下行后,我们都不愿做菜花的生意了。”长期从事在商河至济南间蔬菜快运的郑小军告诉导报记者,按目前行情,运一车菜花到济南七里堡蔬菜批发市场,除去油费、市场管理费、包装袋成本还有人工费,他不仅没得赚,并且肯定会赔钱。

  受市场价格低迷影响的不止菜花种植户,郑家村的村民也陷入了两难。据该村村民郑康民介绍,去年村里的300 多亩土地承包给了几个外地人,他们种上了香葱。今年香葱价格急转直下,目前他已经联系不上这几个承包商了,还欠着下半年的承包钱没有支付。并且,如果这些香葱处理不及时,会耽误下一季玉米的种植,到时候可能会造成更大损失。

  一纸合同

  “跟村民签订的是5年的合同,租金是一年一付。目前的租金是1000元/亩,委托给村民管理的费用是1500元/亩,加上每亩地塑料薄膜成本200元、菜花苗成本1000元,第一年种植一亩地的成本就近4000元。菜花亩产最高达7500斤,按照一斤5毛钱的价格,成本都挣不出来。如果是外乡人,‘跑路’或许真的是无奈之下的‘明智之举’。”郑泉然这样对导报记者分析说。

  郑康民也表示,承包商跟村民签订的只是一纸合同,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尚不知道,若是承包商找不到,村民一点办法都没有。所以在承包合同订立之时,双方就约定租金分两次支付,每次500元/亩,这样就会最大限度地降低村民的风险。“其实承包土地赔本的可能性很大,盲目介入肯定得吃苦头。”郑泉然表示,目前1000元/亩土地承包价的起点很高,如果追求稳定,应该种植小麦、玉米等粮食作物。以种植小麦为例,最高亩产可达1200斤左右,一年两季,每亩粮食作物的收入在3000元左右,除去承包费、人工费、肥料费等,剩下的就很少了。

  正因为土地流转是薄利买卖,所以某些土地承包商动起了“歪脑筋”。商河县某私营企业主向导报记者倾诉说,自己与一小麦育种商洽谈了合作,他负责出钱承包土地,小麦育种商负责土地管理,进行小麦育种,麦种销售后进行分成。而如今他已与育种商失去联系,由于欠农户钱,地里的300多亩小麦也不能收割,投资的30多万元就这样打了水漂,所谓的合同也成了一纸空文。

  郑泉然开玩笑说,以前经营面粉厂的时候,自认为是村里经济条件比较好的,但如今人到中年,却似乎陷入了低潮期。承包土地这一年多,钱没赚到,力出了太多,最大的收获就是血压降下来了,体重瘦了近20斤。

  研究市场

  “在土地流转的过程中,总会有人是铺路人。自己现在似乎就是在铺路,为老百姓找出一条种地赚钱的方法。”郑泉然说起下一步的打算,心态有些“大义凛然”。他告诉导报记者,7月份他准备再种一季有机菜花。市场现在已经开始逐步好转,并且幼苗费、薄膜费等均不需要重新投入,这样就可能摸清蔬菜市场的价格变化规律。

  “跟风种植的农产品,最容易出现难卖问题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农产品的滞销与生产者的决策有很大关系。”张清津认为,我国农产品产量巨大,流通复杂,容易带来市场风险问题。从实践层面看,农产品 “卖难”,既有农产品市场体系建设的问题,也与流通成本高、流通环节多和市场信息误判等因素密切相关。对于土地承包商,必须随时掌握市场的最新动态,顺势决策。

  张清津还建议,目前还需建立多元化的土地纠纷解决机制。再严密的预防措施也难以完全杜绝纠纷的发生。事实上,我国的土地纠纷正呈现出日益增多和激化的趋势。“面对土地纠纷的复杂化和多样化,司法审查制度所发挥的作用显然是有限的,因此有必要构建多层次多方位的纠纷解决机制,为当事人提供多种救济途径,充分发挥各种纠纷解决方式的作用。”

  “前期投入的30多万元是自己多年的积蓄,政府一次性给予了500元/亩的补贴,但这明显是杯水车薪。我愿意摸索出一条农业规模化经营的致富路,希望政府能再给予多种形式的照顾政策。”郑泉然呼吁说。


冀东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
①凡注明"来源:XXX(非在线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②本站所载之信息仅为网民提供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,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,本站信息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、投诉、批评。
③本站转载纯粹出于为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本站不原创、不存储视频,所有视频均分享自其他视频分享网站,如涉及到您的版权问题,请与本网联系,我站将及时进行删除处理。